425.还怎么敢再和他见面...

    而在第三天,房东再次到店铺,说是店铺可以再租给我们。

    听到这样的话,莫母连忙拉着房东的手,很激动。

    “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说不租给我们”莫母拉着房东,坐了下来

    莫浅忆跟着过去,站在旁边,眉头不禁紧皱,很紧张。

    房东心情也很激动,她把那天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莫母。

    “所以那天我才会问小莫你们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今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花店还是可以租给你们,我老公也复职了,然后我就赶紧过来了,原本这件事情我还不敢和你们说,现在我看事情解决了我才敢和你们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现在都还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我和我老公打听了一下他被辞退的时候,他听同事说是公司领导那边突然要求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房东说着,替他们担心

    莫母认真的听着房东的话,点头,虽然花店的事情解决了,但是到底是谁对她们这样她也没有头绪。

    “我们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啊,怎么会有人对我们做出这样的事”莫母没有完全放心,很疑惑,平时他们的交际并没有多复杂也没有多大问题。

    “你们家还是小心点好,我看能让我老公一下子就被解雇,应该不是小人物”房东提醒着,怕他们还会有什么意外,又想起打电话来的人,似乎来头也不小,刚通完电话,就排了律师过来,高价把花店的铺位买下了,让她做代理房东,还交代她暂时不要把这件事说给别人听。

    尽管她很多疑问,但是她钱收到了,花店也还好好的在这里,她没有损失。

    莫母脸色有些不好,更是担忧,他们都知道,房东的老公是一家有名私营公司的高层,房东说的话一点都没错。

    莫浅忆听完这些话,不禁握紧了拳头,除了沐云晨的爸爸,她想不到还有谁要这样对他们,居然,连房东也被卷进了这件事,可很奇怪的是为什么沐父没有继续下去。

    她现在该怎么做,她完全猜不透沐云晨的爸爸要做什么,而且她也担心还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难道要告诉沐云晨吗,可她要怎么开口。

    ……

    当听到她派的人被沐云晨的爸爸查到之后,朴夏俐有些慌张,她害怕被沐云晨的爸爸知道是她派的人后,会觉得她是一个心肠歹毒的人,她让他们不准把她供出来并且别再管这件事,幸好沐父没有再追查下去,但她很惊讶,沐父居然会管这件事情,还把一切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她原本以为,沐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做什么,可是,沐父居然帮她!

    她都快要气疯了,她很不甘心,也开始担心沐父开始接受那个女生,心里的怨恨更是加深。

    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她要是想从那个女生身上直接下手,根本不可能,她查过了,那个女生被沐云晨?;さ煤芎?,况且沐云晨和那个女生几乎天天见面,从她直接下手,很容易就会被知道是谁做的,要是被知道,沐云晨就根本不会再接受她了,她不能冒那样的险,只能从她身边的人下手。

    ——————————————————————

    莫浅忆一直觉得,每一件事情一定不会有自己想象得那么糟糕,可是,事实证明她是错的。

    她今天早上来到花店,快到门口的时候看着外面站着不少人,她有些不解,但看见他们都望着店里不知道说什么,又听到一些破碎的声音时,心里的不安感瞬间刺激着大脑,心一颤,赶紧跑过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停下,快停下!”拨开人群进到店里,听见的是自己妈妈那带着哭腔的喊声,看见的是四五个男生戴着口罩,拿着棍子不断的往面积不大的店面砸去以及在角落里被房东拦着不让她上前的莫母。

    看着眼前的一切,莫浅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没有思考的余地,想要冲进去阻止他们。

    “浅忆,不要进来不要进来,浅忆!”莫母看到我,比刚刚更激动,对着莫浅忆大喊,哭了起来。

    “小莫你不要进来,不要让他们伤到你”房东也着急的喊着。

    莫浅忆鼻尖发酸,看着自己的妈妈,那无力感充斥着全身上下,让她快要窒息。

    “住手,住手!”脚步再次向前挪了挪,大喊,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臂。

    “浅忆,你别进去”

    莫浅忆转头,看见熟悉的面孔时,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秋音”此时的莫浅忆看到她,惊讶又庆幸。

    “你先别进去,现在周围没有什么男性,他们又有武器,我已经报警了,也叫南爵影过来了?!蔽椅兆潘氖?,不停的安慰着,原本我过来是想找浅忆玩,没有想到却遇上这样的事情,远远看到里面发生的事情时,一边跑过来一边报警,然后给南爵影打电话。

    莫浅忆看了看周围,尽管很心急但只能点头,望着里面的莫母,很难受。

    那四五个男生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下来,地上已经一片狼藉,他们又举起棍子,砸向两边的玻璃,莫浅忆很怕他们伤害到莫母,可他们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下一下的破坏店里的所有东西,听着那些刺耳的声音,什么都做不了。

    很快,南爵影的人就来了,三个穿着西装的人冲进店里,砸店的人看到有人冲进来,开始攻击他们,但很快被穿西装的人制服。

    莫浅忆看着那些人被控制住,连忙跑过去莫母那里。

    我赶紧跟过去。

    这时,警察来了,把砸店的人都带走,然后留下几个警察录口供。

    现在莫母的情绪很不稳定,幸好房东一直都在这里,所以房东在一旁配合警察说明情况。

    看热闹的人也慢慢散去,周围慢慢安静下来,南爵影的人解决完后,看到警察已经过来,配合警察回答了一些问题后,走到外面站着。

    “妈,没事了,没事了”莫浅忆抱着莫母轻轻拍着莫母的背,安慰着。

    莫母看着现在慢慢平静的场景,双腿无力,快要跌坐在地上。

    “妈”莫浅忆吓到,连忙拉着,不让她跌下去。

    我站在旁边吓得快要叫出声,也伸手拉着阿姨,如果现在阿姨也有什么事的话,浅忆一定撑不下去。

    “到底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莫母勉强站起来,哭着说道。

    莫浅忆看到自己的妈妈这样,心里更是难受,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我叫爸爸接你回去好不好,这边我解决,房东阿姨和秋音都在,没事的”莫浅忆强忍着大哭的冲动,安抚着莫母的情绪。

    “是啊阿姨,你先回去吧”看着浅忆这样,我不禁开口。

    莫母点头,她是真的累了,而且她感觉现在全身没有力气,打击太大,她经营了那么多年的花店,放了那么多心思的花店,一下子全没了。

    莫浅忆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让他接莫母回去。

    等到莫父来的时候,警察那边已经问完了房东,让莫母等情绪好点再去警局一趟,接着就离开了,不久后莫父也到了带着莫母离开。

    最后,店里剩下房东,莫浅忆和我。

    莫浅忆望着眼前像是废墟的店,死咬着嘴唇,望着满地的花瓣,有的一束花只剩下了梗,花瓣也被踩烂,脑海一片空白,看到南爵影的人走进来帮忙收拾时,才回过神。

    因为他们来得及时,那些人并没有把仓库也砸了,仓库有打扫工具,莫浅忆从仓库把工具拿出来给他们,向他们道谢。

    现在她需要人手,需要接受他们过来一起帮忙。

    房东走到莫浅忆身边,和她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阿姨在这里陪你收拾,不要怕”房东把事情经过说完,拍着莫浅忆的肩,尽力安慰。

    莫浅忆听完,深吸一口气把情绪压下。

    “阿姨,这里有我和我朋友就行了,你能帮我去家里看看我妈妈吗,我爸刚刚是从工作那里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我怕他等等又要离开”她启唇,红着眼眶拜托房东。

    “可是你们这里能搞定吗”房东不放心,怕还会有人来。

    “没事的,我们可以的,阿姨今天幸好有你在,真的谢谢你”莫浅忆点头,牵住房东的手。

    “我今天就是买完菜,过来和你妈聊聊天,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那群人应该是一群混混,但是我觉得不可能突然就过来砸你们的店,而且还是大白天!会不会是和之前不让我租花店的事情有关啊?!?br />
    莫浅忆听到这样的话,愣了愣,摇头,眼眶又湿了。

    “警察那边一定会处理好的,要是需要帮忙就给阿姨打电话,阿姨就过来,我现在先去你家”房东见眼前的孩子又要哭起来,叹气,不忍再说下去,拍了拍她的手背。

    莫浅忆点头,用力抽泣调整情绪,勉强笑了起来,心里满是对房东的感激。

    趁着浅忆和那位阿姨说话的时候,我走到正在收拾的其中一个穿西装的人面前。

    “影呢”我开口。

    “总裁在忙,走不开,所以就派我们过来,我们会在这里帮忙,总裁吩咐我们这段时间在这边守着,所以不用太担心,总裁还说沐少现在正在赶回来?!?br />
    “沐云晨去哪里了吗”

    “具体的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总裁说他晚点会过来”

    我点头,道谢,再望向浅忆那边是时,看到那位阿姨正在走出去。

    “浅忆那位阿姨回去吗”我走到她面前,问她,看到她脸上没有什么血色。

    “我让阿姨去我家看看我妈,我怕我爸一个人照顾不来?!彼烦鲆桓鲂θ?,说话声音微颤。

    望着这样的浅忆,眼眶有些湿润,明明说话都带着哭腔了,还硬要笑。

    忍不住,伸手摸向她的头,哪怕一点点也好,能安慰到她就好。

    莫浅忆终究是忍不住,面对那么温柔的安慰,眼泪不停的涌出,说话断断续续,抬起手捂住额头,闭上眼睛,很想逃避最近发生的一切。

    “秋音,阿姨说那些人冲进来什么也没说就开始砸店”她很无助,哭得很厉害。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伤到人是不幸中的万幸”慌了慌,抱住浅忆,很不解,不知道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可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安慰她。

    心里明白,这件事对浅忆和她家人的伤害,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是那么容易能安抚到她。

    “秋音,怎么办,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也好怕,我要坚持不下去了”莫浅忆爆发,抱着自己的好朋友大哭起来,她真的要受不了了,满脑子都是愧疚感,觉得都是自己的错,都怪她。

    她现在很惧怕,她脑海一直有一个假设,如果,刚刚真的伤害到了自己的妈妈,又或者那群人刚刚真的那么恐怖不仅仅是想砸店,他们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要是这件事,也是沐云晨的爸爸逼她离开沐云晨的话,那她认输了,她不得不认输,她不能只顾着自己幸福,她不能装作看不见身边的人因为自己所受到的伤害。

    她突然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没用,是多么的脆弱。

    “你要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叹了叹气,举起手摸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很心疼这样的浅忆。

    莫浅忆愣了愣,放下抱着她的手,拉开距离,对视,抽泣,然后摇头。

    我望着她,抿唇,既然她不想说,我也不想勉强她。

    “那我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就告诉我好吗,至少,让我陪在你身边”伸手,摸着她的头,柔声对她说,很想传达给她,她还有我在,可以为她分担痛苦,可以让她依靠,可以陪着她。

    莫浅忆点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要是因为自己,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她没办法原谅自己。

    “影说沐云晨会过来”我握着她的手,开口。

    她一怔,眼神黯了黯,沐云晨,沐云晨……

    她还怎么敢,再和他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哪有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恶魔王子笨丫头》是网友或.沫浅珊上传至本站,本站可能由于时间关系暂时未验证是否由其撰写,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玄葫堂免费提供青春校园,都市校园,古代校园,穿越校园,同人校园,玄幻校园等作品赏析,努力做最优秀的校园小说网!
健康提示:适量阅读有益,但沉迷于网络小说易伤身和加深近视。请合理安排好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Copyright 2016-2020 哪有黑龙江时时彩视频 All Rights Reserved

  • 榻榻米房里的书桌,如何做到即好看又实用? 2019-03-13
  • 这涉及到正确的历史观问题。中华民族的精气神何时拥有的?一派认为是从来没有,所以要全面学习,一派认为从1921年开始拥有的,以前没有,或者说是反作用的。两派之外, 2019-03-13
  • 5年攻关 中国纳米核心技术获重大突破 2019-03-12
  • 番茄汁-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3-12
  • 《钟馗捉妖记》反套路CP 杨蓉李子峰居然不发糖 2019-02-19
  • 世界最大纸飞机亮相美国 长达19.5米气势十足 2019-02-18
  • 第25小时 X章元一这一次请不要猜测我的身份 2018-12-16
  • 【中国梦·践行者】亲身经历“失联”的等待 21岁CEO为留学生做“安保” 2018-11-10
  • 看完这些真情告白 才知道青春该有的模样 2018-11-10
  • 2017年秋季学期学员第十五支部风采 2018-08-05
  • 家装行业猫腻多:“低价全包”变身“加价全包” 2018-08-05
  • 916| 692| 841| 564| 66| 361| 634| 201| 627| 848|